吾读小说网 > 香祖 > 第916章 昔年因果

第916章 昔年因果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吾读小说网 www.5du5.org,最快更新香祖 !

    “池长老,前面出现了一条很大的沟!”

    又一日,黑谷北方,一群人飞行在群山之间。

    忽有遁光折了下来,是个年轻的筑基真传,向着被众人簇拥在中间的池英庭禀报道。

    “过去看看。”

    池英庭面上现出凝重之色,吩咐了一声。

    众人于是便往那边飞去。

    不久之后,一条宽达十余丈的小河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与其说是小河,倒不如说是人为挖掘出来的水沟,里面填满大量淤泥,混合着如同血水的腥臭污物,看起来如同一堆腐烂的肉糜。

    它们混合在沼泽烂泥之中,如同篝火发烟,不断向外散发恶心的腐臭气味。

    “还真是他娘的恶心,那些魔道崽子,净搞阴间玩意!”

    “实在太臭了,乌烟瘴气啊……”

    香道之人喜香厌臭,看到这场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哪怕是对臭味最有研究的神香门弟子也不例外。

    池英庭道:“又是这种东西……找一找它的源头。”

    众人道:“是!”

    不久之后,前面就有所发现。

    “找到了,在这边!”

    众人赶忙过去,很快就见到,这条沟渠的上游,一个宽达丈许,不断向外喷涌血水的深井出现在面前。

    这物正是冥宗的手笔,不知以何种手段建造而成的血水涌口,名为幽冥之井。

    这段时日,他们已经发现多座这般的幽冥之井了。

    黑谷北方多山多水,许多河流都共同拥有着流经此间的源头,只要在上游的河道附近引来秽土之中的冥河之水,就能源源不断的把那种肉糜一般的臭泥引导过来,侵蚀下游方圆数万里的土地。

    经此之后,土地将会转化成为冥界的环境,变得适合妖魔鬼怪孳生,此前天狐宫那边遭围,就是受到了这种东西的影响,连李柃都难直接将自己化身投映过来。

    “周围的土地已经开始出现冥土化的状况了,假以时日,必将酿成大祸。”

    积香宗曾经在濑耳岛上的那座水魔宫里种植空谷幽兰,早已见识过遭受侵蚀之后的冥土究竟是什么样子,很快便做出了判断。

    这个过程或许需要数十上百年,但在筑基以上的修士眼中,并不算太长。

    如若坐视不管,放任此间被侵蚀,整个黑谷都将不再适合正道的生灵生存。

    到时候此消彼长,魔道的势力将会更加猖獗,香狐一族是不会有好日子可过的。

    “记录下来,回头请天庭处置吧。”

    眼下他们的要务是剿除马屠等为冥宗效力的强者,并不想贸然的打草惊蛇。

    众弟子照做,紧随其后,便继续跟着池英庭一起往北赶去。

    但随着搜索的深入,出现的幽冥之井越来越多,涌出的血水混合着周边的泥土,软化成为肉糜一般的淤泥。

    浓烈的臭气给在场众修都带来了极大的不适,甚至有低阶的弟子感觉自己的法力正在变质。

    这一下,就连池英庭都不得不重视了。

    “这东西竟然克制香道?”

    其实香道也克制它们,两者是针锋相对的矛盾关系。

    “看来冥宗之人真的探索出了类似香道的道途呀,或许可以称之为臭道了!”

    “他们好像在这些臭味里面混杂了某种道果衍生的力量,因而具有了与我香道冲突的灵蕴。”

    “池长老,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依我之见。比对付马屠重要多了。”

    “对呀,宜当尽快禀报宗门,进入更加深入的调查!”

    多名弟子纷纷建议。

    池英庭也深以为然,他想了想,干脆下令道:“反正这里就是那马屠藏身之地的附近了,我们暂且停下来,仔细调查一番,顺带下个钩子。

    如若他不上当,我们就先处置这件事情,如若他上当,顺手将其解决便是。”

    众人听闻,当即领命,照做起来。

    数日之后,大批样本便被火速送回聚窟洲内的百味门。

    宋阳,洛英,还有一众闻讯赶来的积香宗真传弟子各自分取部分,对其进行测验。

    他们很快就明确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种东西散发出来的气味当真对香道弟子的修为法力有所损害。

    盖因香道根基都是熏香入味之法,通过某种特殊的办法使得香道灵魄融入自身,筑基之后,无论是肉身道体,还是精神力量,都将充满香魄的力量。

    而这种血水混合泥土所沤烂的淤泥当中,蕴含着能够破坏这些香魄的特异灵蕴。

    那种东西,本质上其实也是某种香魄,只是性质较为负面。

    法道也有类似的情况。

    比如修炼清源正气,某些阴煞元气就有可能对修为根基造成损害。

    修炼火行法诀,则难兼容水性灵气。

    只是修士们都知道扬长避短,尽量不去沾染那些对自身有害的灵蕴而已。

    “过去宗门也曾发现类似之物,但却分散在不同的臭气当中,从未见过如此集中的大批出产。”

    “看起来还借助了天地自然的力量,根本不需人工的监督!”

    宋阳和洛英也不敢擅专,急忙连发密报,上禀宗门。

    李柃那边早已从池英庭等人的汇报当中得知此事,召集门下弟子进行破解。

    这件事情已经上升到了宗门发展前程的高度,必须要有所应对。

    其实在李柃看来,这种东西真的不值一提,自己的天赋神通当中早有闻香不闻臭的摒除之法,天然不受此物限制。

    但一个宗门的根基,始终还是底层弟子。

    万万千千个弟子当中,会出现筑基真传,结丹长老。

    他们若被这种东西给克制了,必然会影响到整个宗门的未来。

    “此物绝不可留,在此之前,务必弄懂它的炼制之法以及运作原理!”

    阖宗上下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在非常短的时间内,他们就得出了许多探索的结果,开始对这种血水和淤泥有所了解。

    为了加快进展,李柃甚至不惜调动自己埋藏在冥界那边的暗子,令幽山大王赵子仁收集相关的情报。

    赵子仁也没有辜负他的厚望,第一时间就把自己能够搜集到的东西给传回来了。

    不过赵子仁在冥界之中也不过是一介鬼王,身处中层,又是散修,并无左右冥宗大局的能耐。

    想要探寻到更高层的秘密,还得依靠埋藏更深的另外一枚棋子才行。

    那枚棋子,正是李柃隐秘收取的十弟子方林。

    ……

    聚窟洲内,黑谷北方,一座冥宗设立的行营中,诸多魔道修士出入,紧张忙碌。

    在这处地方的最深处,一个人工开辟的洞府中,外形如同白骨,盘坐其中的方林眼眶之中燃起幽幽的红芒,如同火光闪动。

    就在这时,洞府外走来一个明艳动人的美妇,看着形象可怖的白骨,嫣然而笑,口称夫君。

    “不知夫君召我有何事?”

    这美妇正是孩儿法王百眼童子的女儿白骨夫人,莫看她生得如此模样,实际上是个障眼法,本相也是一具莹莹生辉的精致白骨,和方林倒是般配。

    方林对她道:“我要离开这里一趟,若是法王问起,你就说我在此间尚有一些因果未了。”

    白骨夫人闻言不由一惊:“因果?”

    方林平淡道:“不错,师尊有诏,我不得不去。”

    白骨夫人再惊:“你的师尊……”

    其实百眼童子已经知道方林的来历,顶级间谍当中,有身份半公开的存在,但是白骨宗和冥宗其他各脉向来没有多大交情,对此也不甚在意。

    他所看重的,是方林的修炼天赋,以及未来能够成就的道果。

    这些年间,方林在白骨宗内一直低调发展,也早已经摸索到了晋升的门槛,甚至若论实际战力,还可比拟真正的元婴修士。

    这般的人才,自然不会被轻易放弃,因此在无损自己一方利益的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故作糊涂的。

    然而就在不久之前,方林接到了来自幽山大王赵子仁的传讯,说是积香仙尊有紧急之事寻他。

    方林便明白,该是自己回报宗门,了解昔年那场因果的时候了。

    白骨夫人很快也想通前因后果:“他们是为了最近之事而来的吗,你师尊想要你去探寻幽冥之井的秘密?”

    她略带几分迟疑,面上生出不愿之色:“可不可以不去?”

    方林道:“夫人,我本一介散修,生于草莽,起于微末,若非师尊授我以真法,断然无法修炼至如今的境界。

    此后他更没有嫌弃我愚鲁,反而将我送到适合修炼的地方,让我得以加入白骨宗,这才得蒙法王赏识,有了我们之间的缘分。

    如今我虽是白骨宗人,但从道义来看,也应为积香宗效力,至少报偿了昔年点化之恩再说。”

    很显然,他的答案是不可以。

    白骨夫人无言,心中却也明白,夫君当年的便宜师尊竟然晋升了化神,那是一桩不得了的因果,谁也不敢昧下。

    既然他有法旨,说不得还真得遵从。

    真大能从来不怕别人欠债,因为早晚得还,尤其是那种能追溯神魂,逆转生死的,几辈子轮回都逃不过去。

    换成小门小户出身,甚至更加草莽一些的魔道散修,可能还会对此不以为然,但她的出身让她明白,自己夫君其实并没有什么拒绝的余地。

    就在这时,虚空之中,一个声音传来:“既是如此,你自去便是,冥宗这边,我会替你打掩护。”

    “法王!”方林和白骨夫人同时垂下了头,看着一个尺许大小的矮小孩童虚影显现。

    这正是方林如今的恩主,冥宗白骨一脉的元婴大修士,白骨法王道的传承者百眼童子。

    百眼童子目光深邃,眼瞳之中带着莫名的深意,对方林说道:“顺便,向我转达对积香仙尊的致敬。我这些年间借你所带来的寂静莲香经参研白骨生香之法,对香骨之道有所领悟,希望寻个机会与他相互印证一番。”

    方林道:“明白了。”

    百眼童子挥了挥手,一卷玉帛落入方林手中:“这是幽冥之井的建造图,还有对应的转炼秘法。

    你自己就不要再花费时间精力去收集了,若你去收集的话,有可能暴露自身,平添许多麻烦。”

    对他这种魔道巨擘来说,自己晋升化神才是第一等的利益,什么宗门,同盟道友,都得放在后头。

    同时代的后辈晚生当中,没有一个比得上李柃,甚至就连他这般活了几千年的前辈修士都要自承不及。

    为此,不少人已经将目光投向香道,想要从中借鉴法门,有所裨益。

    百眼童子得了方林做女婿,算是先知先觉的高明之辈,为此修得部分寂静莲香精髓,也从当中感受到了属于时代主角的强大助力。

    一个传奇故事当中,但凡能够向主角释放善意,拐弯抹角沾上点儿关系的,都能把路走宽。

    而若是反过来与之为敌,必然遭受因果气运的反噬。

    像他这种高明之辈,自然是对此有所察觉,也能做出明智的选择。

    但各人各有其道,他也不可能原封不动照搬自己从方林那里得到的东西。

    若真那样的话,反而是限死了自己的道途。

    于是几百年间,自行参悟白骨生香之法,甚至达到胆敢和李柃这个香道之祖相互印证的地步,才出来积极主动。

    如今他早已将自己修为法力锤炼得圆满无暇,只差这最后一步的助力,自是抓住机会果断出手。

    方林躬身,朝他行了一礼,自行离营而去。

    “我也一起去看看。”白骨夫人目光闪了闪,从后面跟着追了过去。

    但是百眼童子突然出手将她拦下。

    “父亲!”

    百眼童子道:“方林此刻要找的是他师兄池英庭,旁边跟着佟大全,都是积香宗内元婴层次的强者,但是他们不知方林与积香宗的关系,万一要是误伤了你,那可就不妙了。”

    言毕不由分说,打了一道法诀禁住白骨夫人,直至方林的气息彻底在感应之中消失,才将其放开。

    当夜,积香宗人驻守的前线营地当中,池英庭和佟大全同时惊觉,飞起在空中。

    “有强敌至,大家结阵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