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上门姐夫 > 第1910章 奇怪的名字

第1910章 奇怪的名字

吾读小说网 www.5du5.org,最快更新上门姐夫 !

    第1910章  奇怪的名字

    任长风也没好气的附和一句:“要发扬风格,也不用选在这个时候吧?”

    龙骧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是我冲动了。”

    城门口的卫兵们冲了过来,驱赶聚拢挡路的流民。

    领头的卫兵朝楚天舒几人指了指,面色不善。

    任长风耸了耸肩:“得,龙少这么撒钱,铁定会被那些卫兵当成大款,一会儿还不知道他们要怎么狮子大开口呢。”

    龙骧自知理亏,一句话都没有说。

    挡住道路的那些流民,好不容易才被卫兵们赶开。

    楚天舒几人拨马上前。

    他们没走几步,一个魁梧壮硕的绝地男子就朝他们拦了过来。

    眼前的绝地男子身高足有两米五,站在那里比楚天舒等人骑在马上还要高,黑黝黝的铁塔一样。

    任长风几人,纷纷警惕的拿起了武器。

    不过,高个男子却明显没有要动武的意思。

    他朝楚天舒几人伸出蒲扇般的大手,闷声闷气的叫道:“我不要钱……我要吃的,给我吃的,不然我打你们……”

    周围的那些流民,纷纷开始起哄。

    “傻子,打他们。”

    “把他们的钱抢过来啊!”

    “傻子,把他们的钱抢过来,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什么……”

    高个男子抓了抓头发,目光茫然的道:“我阿爸说了,别人不欺负我,就不准我动手打人……”

    说到这里,他又摇了摇头:“不对……不给我吃的,我也要打人……”

    他双手叉腰瞪向楚天舒,做出他自认为很凶恶的表情:“快给我吃的,不然我真的会打你们,我打人很疼的。”

    楚天舒哑然失笑。

    他算是看出来了,眼前这个铁塔一样的高个壮汉,根本就是个心智不全的呆子。

    任长风几人也看出壮汉的脑子不太好使。

    任长风开口问道:“楚少,这呆子说什么呢?”

    楚天舒笑了笑:“他要吃的。”

    说着,楚天舒抓起马背上一个装干粮的包裹,朝壮汉抛了过去。

    壮汉接住包裹,直接打开。

    看到里面满满的肉干和烧饼,他“噗通”就跪在了地上,然后朝楚天舒磕了几个头。

    楚天舒有点懵。

    刚还一幅强盗的样子,这又给磕头?

    接着,他就看到那个壮汉起身,黑色旋风般卷向路旁的一片草丛。

    壮汉所到之处,躲闪不及被撞翻的不在少数。

    那些被撞倒的人虽然都骂骂咧咧的,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跟壮汉动手。

    壮汉冲进草丛里,跪了下去。

    楚天舒定睛看去,见草丛里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老者。

    壮汉小心翼翼的扶起老头,开口道:“阿爸,有吃的了,你快吃点。”

    说着,他竟然咧嘴哭了起来。

    楚天舒自幼缺少亲情,最见不得这种场面。

    看着老者跟那个壮汉之间的舔犊情深,他不由得心里一柔。

    “傻子,你阿爸马上要死了,就别让他浪费粮食了。”

    一个男子出现在壮汉面前,直接把壮汉放在旁边的包裹抢了过去。

    “你干什么抢我的吃的?”

    壮汉怒吼一声,站了起来。

    抢包裹的男子虽然身材也很高大,足有两米,但是跟壮汉一比,却有些小鸟依人的感觉。

    男子下意识往后退出两步,反应过来后,有些恼羞成怒的叫道:“傻子,你想动手?别觉得自己有一把蛮力就可以跟老子叫唤?信不信老子一刀剁了你?”

    说着,他就反手拎起了背后的一把锈迹斑斑的大刀。

    地上的老者扯了扯壮汉的裤管,有气无力的说:“阿呆,别打人。”

    壮汉一脸委屈的说:“可是他拿走了我帮阿爸要来的肉干。”

    “不要动手……”

    老头又叮嘱了一句,脑袋就无力的耷拉了下去。

    “阿爸……阿爸你怎么了,不要吓阿呆……”

    壮汉抱着老者,大声哭喊。

    感觉到身后有人,他回头怒目而视。

    看到是楚天舒,壮汉的目光这才缓和了下去。

    楚天舒开口道:“我帮你阿爸看看?”

    壮汉闷声闷气的说:“看什么?”

    楚天舒解释道:“我会看病。”

    “你会看病?”壮汉眼前一亮,“那你快给我阿爸看看。”

    他急忙起身,把位置让了出来。

    楚天舒在老者身边蹲下,把了一下老者的脉门,却发现这老者早就已经咽气了。

    他站起身,歉然开口:“抱歉。”

    壮汉直接问道:“我阿爸得了什么病?”

    楚天舒解释道:“你阿爸他……他已经去世了……”

    “你胡说。”

    壮汉一把拨开楚天舒,俯身抱起了地上的老者,大声叫道:“我阿爸才不会死。”

    “你们都是坏人,都想让我阿爸死。”

    壮汉狠狠瞪了场中众人一眼,就抱着老者,大步离开。

    楚天舒叹了口气,也没有去追。

    他们在门口验过身份牌,很容易的就进了城。

    查验身份牌的卫兵看着楚天舒几人远去,其中一个卫兵朝着康雅茹使了个眼色,压低声音开口:“是不是康家在找的人?”

    “看身份牌,应该是。”另一个卫兵嘿嘿笑道:“我这就去通知康家。”

    最先开口的那个卫兵说:“领了赏钱一人一半。”

    另一个卫兵说:“那当然,不过我得先去看看那个女人在哪里落脚。”

    说完,他就朝楚天舒几人离开的方向悄悄跟了上去。

    大街上很热闹,巨大的灯笼,将青石铺就的道路,照得亮如白昼。

    街上行人比肩接踵,跟外面的荒凉和流民,形成鲜明的对比。

    任长风开口问道:“楚少,咱们接下来做什么?”

    楚天舒说:“先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见到老葛。”

    “找老葛?”任长风叹道:“怎么找啊?”

    楚天舒看向康雅茹,问道:“这红叶城,最大的酒楼是哪个?”

    康雅茹急忙回答:“最大的酒楼,当数红叶楼和北幽楼了。”

    “北幽楼?”楚天舒眸光一闪,“他们为什么起了这么个名字?”

    康雅茹摇头:“我也不知道。”

    楚天舒看了眼任长风几人:“咱们现在兵分两路,分别去城中最大的两个酒楼,打听商团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