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奶爸学园 > 1363、瞌睡妹妹

1363、瞌睡妹妹

吾读小说网 www.5du5.org,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PS:好了

    李冉小盆友的到来,为都都带来了一个迷妹,也为榴榴带来了一个仇敌。

    但是榴榴没有把李冉小盆友放在眼里,大魔王是不会把小李子放眼里的,因为她随时可以拿捏。

    李冉小盆友来到小红马的第二天,就被小白起了一个外号,叫小虎牙。

    因为李冉小盆友笑起来时,会露出一对可可爱爱的小虎牙,这让小白和喜儿非常的稀奇,有一次特别抓住她,只为琢磨她的小虎牙。

    小虎牙的性格咋咋呼呼,有一天,她向都都发出邀请,去看她的晚会演出。

    原来是幼儿园小班准备了一支舞蹈,小虎牙也有参加,可以邀请自己的家人参加观看,为此,她邀请了自己的爸爸,还有一个妈妈的名额,就打算给都都,邀请都都参加。

    都都这才知道,小虎牙没有妈妈。

    她不禁为小虎牙难过,答应参加。

    那天晚上,她幼儿园放学后没有回家,而是和妈妈在附近的小餐馆里吃了晚饭,然后回到幼儿园里,等待晚会开幕。

    在开幕前,都都还特地去后台找李冉小盆友,但是一群小朋友穿着打扮一样,让都都找不到哪个是,直到李冉小盆友主动找上她。

    “你要加油哦~~”

    都都给李冉加油,李冉小盆友捏紧小拳头,欢快地应了一声,表示一定会努力加油的。

    都都这才放心,回到座位上,准备观看表演。

    第一个表演是一群小朋友们唱歌,唱的竟然还是都都等人唱过的《虫儿飞》呢。

    她们是原唱呀。

    李冉小盆友的比赛是第七个,当第二个节目还在表演时,李冉的爸爸李信从后台出来,找到都都,说要请都都帮忙。

    “你能到后台来,和小李子聊聊天吗?”

    都都大惑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李信进一步说:“你来了就知道。”

    都都在妈妈的陪同下,再次来到了后台,但她还是无法在娃娃堆中找出小虎牙。

    这些个娃娃,一模一样!让人怎么认嘛。

    “这些个娃娃,怎么长的一样呢。”都都对妈妈抱怨。

    孙冬冬瞄了瞄她,不知道怎么说。

    是李信亲自把小虎牙从娃娃堆中领了出来,不然就凭都都,一时半会根本找不到人。

    被带来的小虎牙似乎在打瞌睡,看到都都,努力睁开眼睛,再努力笑了笑,嗬嗬傻笑:“都都姐姐,你来了给我加油吗?……”

    她话没说话,小身子摇晃了两下,差点没摔倒!是她的爸爸扶住了她。

    而李冉小盆友则趁势抱住了爸爸的大腿,小脸蛋蹭啊蹭,舒服地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

    李信小心翼翼的,避免弄倒了这只小树懒。

    他拍了拍李冉小盆友的脸蛋,轻声说道:“小李子,小李子~~醒醒,不要睡呀,表演还没开始呢,你要表演。”

    李冉小盆友嗯咦了一声,抬起小脸蛋,换了另一边贴在爸爸的大腿上,继续睡的香喷喷。

    李信摇了摇她的小肩膀说:“小宝宝,小宝宝,别睡了哦,你看,都都姐姐给你喊来了。”

    都都的名字似乎有魔力,李冉小盆友终于睁开了沉重的双眼,再次看向了都都,并且嘿嘿傻笑了两声,然后继续被瞌睡虫淹没,闭上眼睛,脸蛋紧贴爸爸的大腿,口水从嘴角流出,很快就打湿了爸爸的裤子。

    都都:“……”

    面对都都的困惑,李信苦笑一声,解释说是李冉小盆友打瞌睡犯困,本想请都都过来和她聊天,或许会管用。

    但是事实证明,再牛逼的偶像,也不能阻止小盆友打瞌睡!

    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反正李冉小盆友就是睡定了。

    都都无用武之处,便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不知不觉,第七个节目开始了,都都惊讶地发现,舞台上竟然找到了李冉小盆友!!!

    小盆友不是在打瞌睡吗?瞌睡虫放过她了?

    不管怎么样,也不管李信用了什么手段,总之李冉小盆友从睡梦中醒来了,成为了台柱子。

    噢!台柱子怎么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嗯?还一动不动?

    怎么了?

    台下的家长们也发现了异常,就一个小朋友撅着小屁屁趴在荷叶上睡觉,而其他的小朋友,早已经开始了其他的动作。

    噢!台柱子可能真的是睡着了!

    都都哈哈大笑,她妈妈孙冬冬也忍俊不禁,这小盆友也太心大了吧,这都能睡着?

    换句话说,这是得有多困。

    李信低头捂脸,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瞌睡妹妹名不虚传。

    他连忙起身离开座位,矮身穿过大厅,来到了舞台的一侧,关注舞台上的情况。

    老师已经上台了,来到趴在荷叶上睡觉的李冉小盆友,拍了拍她,没有反应,睡的很香。

    舞台下,笑声一片。

    尽管如此,李冉小盆友是绝对不会被吵醒的!

    她依然保持固定的舞姿,一动不动,真像是趴在荷叶上的一只青蛙宝宝呀,彷佛开启了结界,任凭结界外天翻地覆,休想吵醒她!

    老师见叫不醒李冉小盆友,便把她抱了起来,直接送到了后台,交到了她爸爸手里。

    李信抱着睡的香甜的女儿,既心疼,又好笑,平时上课爱打瞌睡也就算了,跳舞的过程中都能睡着,也是没谁了。

    他抱着女儿,来到无人的角落里,坐在长椅上,把自己的外套拉链打开,包住李冉小盆友。

    李冉小盆友彷佛感受到了安全感,舒服地换了一个睡姿,继续呼呼大睡。

    他满脸的怜惜,随即脸上升起澹澹的痛惜之情。

    澹澹的,不代表情绪不强烈,而是控制得很。

    孙冬冬带着都都找来了,李信立即苦笑,朝她们挥了挥手,指了指怀里进入冬眠状态的李冉小盆友。

    孙冬冬对都都打手语,都都哦哦几声,翻译给李信说:“小宝宝是不是睡的不够呀?”

    李信眼睛亮了,对都都的本领又高看了几眼,说:“她晚上不睡觉,白天打瞌睡。”

    幼儿园的老师跟他反应过无数次,说李冉小朋友在幼儿园的时候,经常睡觉,一睡不醒,一上午,或者一下午就在她的睡梦中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