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新白蛇问仙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朱门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朱门

吾读小说网 www.5du5.org,最快更新新白蛇问仙 !

    天边鱼肚白,大臣们已经有序入宫。

    并非每天都要上朝议事,平日大臣们在所属部衙办公,处理批阅各地公文,皇朝权力中心开始新一天的运转。

    很快,几份看似寻常的公文放到一起,由品级更高的大臣处理。

    某区域马匹交易数量增多,粮市走高,矿石价格上涨,各地皮革商朝该区域聚集。

    大臣察觉事态严重不敢怠慢,带着相关公文送去御书房……

    皇城北宫门。

    厚重朱红宫门紧闭,鎏金铜钉与朱红形成色彩之美,雍容尊贵。

    许久未曾开启的正门发出沉闷声音,缓缓开启。

    几十名禁卫用力推动大门,城门洞里声音特清晰,另一头,朱红宫墙为背景,换上素服戴白纱幂蓠的女子慢慢走,身边跟着小女娃,老太监紧随,后边忽然有两头背负麻袋的巨兽走进视线里,胖虎迈着百兽之王的步伐霸气十足。

    明亮阳光里的一行走进城门洞,昏暗看不清细节,从外面只能看见几个黑色身影。

    漆黑城门洞,仿佛走了十余年,漫长阴暗。

    白雨珺上次出门走的侧门,属物资和宫女太监以及侍卫专用。

    这次走的正门,很安静,空荡荡的。

    当再一次走进阳光里,那种沉闷被温暖的阳光驱散,风不再压抑,宽阔护城河微波粼粼折射阳光微微刺眼。

    真的出来了……

    身后厚重宫门轰隆隆缓缓合拢。

    回头看了一眼,看着城门洞另一头的朱红色越来越窄。

    十余年过往从此留在里面,都过去了。

    白雨珺静静看着。

    老太监看了眼俩巨兽后背的麻袋,犹豫许久再次开口确认。

    “殿下,此去路途遥远,有仪仗车驾护送更方便,能否再斟酌斟酌。”

    闻言,某白无所谓摇摇头。

    “太麻烦,我喜欢自由自在。”

    按照宫廷规矩得一大堆随从,走得慢事又多,轻松赶路最佳,想走就走想停就停,看一路世间风景享逍遥自在。

    看了眼某个麻袋,里面装有一个骨灰瓮,特意托老太监帮忙找到的。

    里面装的是这位娘亲一起长大的贴身丫鬟,当年跟随进宫,却没能在后宫倾轧中活下来。

    远走他乡最后仅剩一把灰,无论如何也要带她回家。

    “多谢了。”

    白雨珺发自内心感谢。

    老太监叹口气。

    “都是苦命人,能够落叶归根也是极好的。”

    沉默片刻,犹犹豫豫心里有话欲言又止,事情也办妥了,说好的帮忙突破呢,马上就要告别了。

    某白摸摸硕大虎脑袋,抬头看向焦急的老太监。

    “想知道如何突破提升么。”

    老太监闻言点点头。

    “请公主殿下指点,老奴感激不尽。”

    看似平静实则紧张得很,记不清多少年无数次尝试都未能够成功,再拖一二十年气血衰弱就真的没机会了,修行界有筑基丹可增加提升概率,奈何数量稀少一丹难求,筑基近乎无望。

    白雨珺打个呵欠,随意的说了一句话。

    “你很快就要突破,别担心,瘸腿之人都能成仙,你也行。”

    “……”

    老太监茫然,难道就只有一句话吗?一句祝福?

    没有丹药没有功法什么都没有,失望的默默叹口气,算了,一句祝福也挺好。

    某白翻个白眼。

    “我说你会突破就一定可以,要知道我童叟无欺有口皆碑,你这表情真的非常不给面子。”

    “……”

    老太监听见有口皆碑几个字感到有趣。

    忽然,丹田内一阵动荡,这是……要突破的征兆?

    光洁老脸终于绷不住万年不变的表情。

    “老……老奴……奴……”

    “行啦行啦,快回去突破吧,区区小事激动成这样,再会,保重。”

    白雨珺拉扯皮带让胖虎趴低点。

    老太监面色涨红急匆匆行礼做道别。

    “娘娘保重,公主殿下保重,殿下恩德老奴没齿难忘……”

    老太监转身嗖的一声窜出去老远,到这时候了也没坏规矩翻越宫墙,从侧门入宫直奔藏书楼。

    女子回头,奇怪刚刚还听见老太监声音转眼没了。

    某白倒腾小短腿费力爬上虎背,感慨皇宫造办处手艺没的说,皮革鞍具合适舒坦又华丽,银线金丝绣出吉祥高贵,一看就是皇家手艺,值得表扬。

    猞猁也伏低,女子轻松上了巨兽猞猁后背,优雅侧身坐着。

    白雨珺短腿跺跺虎背。

    “走喽~”

    一阵前后摇晃,胖虎和猞猁站起,迈步走上古老护城河,在宫门禁卫好奇目光注视下慢悠悠远去……

    ……

    与此同时。

    遥远的洪荒某地,滚滚漆黑浓烟下小镇正在燃烧。

    粗布衣裳戴破斗笠的女孩走出客栈,发现坐骑倒地吐血沫,几支羽箭射中马匹要害伤势太重救不活了,紧接着听见一片利器破空声由远及近。

    赶紧闪身躲进墙角,街道噼啪声不绝于耳,外面到处都是箭矢。

    路上来不及躲避的百姓没了生息,亦有箭矢穿过窗户纸飞进屋内伤人,到处都是哭喊惨叫声。

    很早以前就这样了,到处可见战乱征伐厮杀,兵荒马乱。

    可惜坐骑死的不明不白。

    又两拨箭矢后再无箭矢飞来,安全只是暂时的,因为对方即将杀进镇子,非常典型的战术。

    女孩离开墙角走上街道,看见周围死了很多人,摆摊卖编筐的老汉,拎着青菜的妇人,栽倒木盆里的鱼贩,中箭吃痛的老黄牛拼命往家跑,放鸭子的孩童趴地一动不动,两只中箭未死的鸭子挣扎嘎嘎乱叫……

    几个惊恐的兵卒也离开藏身处,他们是当地府兵,前线受伤后回到镇里养伤,约莫两百余人,昨天傍晚还看见他们找邮差往家里寄信。

    毫无疑问,对方目标正是他们这些府兵。

    远处有哨声吹响,慌乱的兵卒们朝哨声方向聚集。

    除了伤兵还有捕快和武人追随,另有许多人四散乱窜逃命。

    女孩管不了。

    背上行囊,凭借超常听力避开乱兵,继续朝冥冥中指引的方向赶路。

    战乱无处不在,最初还会出手努力救人,后来慢慢的越来越疲惫,天下到处都在打仗,真的管不了。

    据传有一位霸主自称人皇,四处征伐攻城略地,欲统治人族完成他的人皇使命。

    目前为止,女孩只看到了人口锐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