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谋局 > 第2203章 彼此的劫数

第2203章 彼此的劫数

吾读小说网 www.5du5.org,最快更新谋局 !

    官章全尽管没有话说得这么明白,可丁长林这么一问,官章全便知道丁长林啥都理解了,等丁长林说完,他也直接说道:“对,你自己灵活应对,怀陆省你能不能重新回到顶峰之上,靠你自己。”

    官章全还是给了丁长林压力,哪怕他会一直站在丁长林身后,哪怕老大也不会放弃丁长林,但是官章全还是要让丁长林明白,再大的靠山在身后,具体的行事之人还得是丁长林自己!

    “义父,你们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了。”丁长林用的是“你们”,包括让老大放心,怀陆省不会在丁长林手里丢掉的,他越发明白自己的省长之职被撸下来也是老大对他的考验,一个能挑大梁的人一定经得起几次三番大的变故,谁都是在大的变故之中成长成熟起来的,哪怕是老大,不是暗杀风波一直都在他的周边发生吗?看望一下老首长也能被人盯住,去任何一个地方可都是提着性命而行的,至于丁长林的性命之忧还没有,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挑起怀陆省的大梁呢?

    丁长林和官章全结束掉通话后,丁长林重新把自己的思路调整了,他不能再和柴承周陷入放招和接招之中,他要换思路了,要打游击战,“你进我退,你强我弱”,让柴承周先在怀陆省当一段时间的老大也好,一个地方的老大不是那么好当的,既然柴承周要当,就让他当吧。

    丁长林这么一理思路后,整个人反而放轻松了,至于柳名胜藏与不藏,丁长林已经不再认为是最重要的事情,他把精力放在了发展义都其他产业上面,对义都科技公司由明面上阻止转入了最隐蔽的方式,他想了想,又给章亮雨打电话。

    章亮雨一直在等丁长林的电话,丁长林的电话不打给她,她就不会给丁长林主动打电话,哪怕她一直在调查义都科技中分蛋糕的哪些人在海外的经济状况,可她调查得越多,越觉得那不是丁长林的能力可以解决的事情,很多背景远远超过了丁长林的能力范围之内,何况金融业不是丁长林擅长的领域,娱乐版块也不是丁长林能进入的版块,他如今也只是义都的一名市委书记,而这些人都不属于义都可以管得住的力量

    而妹妹亮章雪把自己藏起来了,她不告诉章亮雨在哪里,在干什么,章亮雨拿这个妹妹没半点办法,潘向离和吕安全都拿章亮雪没办法,章亮雨又能如何呢?只是儿子的问题,章亮雨一直想找丁长林好好聊聊,可丁长林的电话没打来时,章亮雨还是压着自己的所有问题,她还是那个想全部理解丁长林的人,哪怕她不再是体制内的人,可她清楚丁长林面临的问题和压力有多大,而一个热爱仕途的人,是不肯向问题低头或者逃避问题,就因为不能逃避,丁长林有多难,章亮雨是清楚的,而妹妹章亮雪是不清楚的。

    男人和女人之间就是这么扯,越是互相理解的男女反而越是没办法真正地激情起来,束傅太多,理性和理智太多。反而是章亮雪这种不管不顾,在外人眼里作得要死的女人,总是能点燃男人,总是能把人性中最最隐藏的本能给激发出来,她身上的那投子妖气哪怕是长着同样一张脸的章亮雨也是望尘莫及,那是后天训练出来的东西,而且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从小就被吕安全训练出来的东西,几个男人能抗得住?当然很多男人也不想去抵抗章亮雪这样的女人,为什么要抵抗呢?

    丁长林内心总有这种声音在勾引他,如果不是翁思语以这种方式退出了丁长林的生活之中,他内心深处压根就没想放下章亮雪。

    现在丁长林给章亮雨打电话时,尽管他不会去问章亮雪怎么样了,可他还是渴望章亮雨能告诉他关于那个小妖精的一切状况,他不能碰她,只要她安好,他内心才能安好。

    章亮雨没等丁长林问她,直接说道:“长林,义都科技公司的事情,涉及面很大很广,你给我的名单,我都在深入调查,他们这些年往海外洗了大量的资金过来,娱乐圈是他们洗钱的途径之一,也是他们搞利益输送的后宫之地,斯小白是唐梦莹同父异母的妹妹,唐梦莹这个娱乐圈的大姐大,把斯小白也领入了他们的圈子之中,这是小雪查到的,小雪在哪里,她不愿意说,她应该不会再见你了,她的内疚一点不比你少,可你毕竟还是没有关心过她的存在,她的内疚以及她的伤势,甚至在大陕北时,她默默地守望着,可你急匆匆逃离了大陕北,一定也是在逃离她吧。

    长林,你们之间一直是以相爱相杀存在的,大约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激情都是这种方式存在吧,平淡的关系已经激不起你的半点兴趣了,你内心是放不下她的,一如她就算藏起来了,还是帮你调查,而且她似乎也在想办法打入他们的圈子之中,她想干什么,或者她要干什么,不是你,也不是我,甚至连吕叔叔和我妈都阻止不了。

    长林,这辈子,你是小雪的劫数,小雪似乎也是你的劫数。思语的死,我妈,吕叔叔还有我都很难过,毕竟孩子被她照顾得那么懂事那么健康地成长着,我们内心非常感激她,她太善良了,太过善良的女人把一切压在自己内心最最深处,她的苦是你理解不了,也不想理解甚至讨厌去理解的,因为在你眼里,她的苦全是情绪,全是不值一提的杂事锁事,你要的是仕途,是普度众生,你是大爱,她是小我,这是你们不可调和的矛盾,如今,她解脱了,而你陷入了无限的愧疚之中,小雪把自己藏自己也是对的,她最终会以什么方式与你相处,我不知道,可我想要儿子,长林,把儿子还给我行吗?”章亮雨从来没有对丁长林如此平静而又理性地交流,她对这个男人越理性,她对他的爱也就越少越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