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网 > 快穿:玉女掌门人 > 第九章 青梅竹马 至死不渝9

第九章 青梅竹马 至死不渝9

吾读网 www.5du5.org,最快更新快穿:玉女掌门人 !

    虽然含糊不清,但听在傅父跟朱母耳朵里,那简直炸天了,眼睛都瞪大了。

    什么?

    亲生女儿?她怎么知道?

    “宝贝女儿,你是不是听旁人说什么闲话了?你就是我们亲生女儿啊!我们,还找什么亲生女儿啊?”朱母有些震惊,却不得不掩下七上八下的心跟震惊,好好安慰女儿。

    虽然她知道,眼前的女儿并不是亲生的,但也挨不住她喜欢这个孩子,毕竟亲手养大。

    傅云华吃完最后一个木瓜,丢掉牙签,气定神闲的拿起纸巾擦了擦嘴。

    然后才看向她爸;“爸,您打小教育我,说谎的孩子不是好孩子。您也从未说过谎话骗过人,现在您说,我是不是您亲生女儿。”

    “胡说八道!当然是亲生女儿。”傅庭邦咳嗽一声,看向自己女儿。

    撒谎都不脸红,还一副义正言辞,他说的话就是真理,也从来不说谎的样子。

    傅云华挑眉,这家人到底是多喜欢原主,结果却被原主搞成那样。

    “好,我不跟你们嘴犟,等着。”

    傅云华蹭蹭上楼,从床底拿下原主之前用胶布贴在上面的白色塑料口袋,打开后拿出两个文件下了楼。

    然后把其中一个交到傅庭邦手里。

    “看看这个。”

    “这是?”

    傅庭邦疑惑的接过来,打开粗略一看,瞬间不淡定了。

    “这是怎么回事?你是我亲生女儿,这一定是假的,对,这就是假的!假的!”傅庭邦急眼了,直接站起来,看着自己女儿;“宝宝,爸爸从不说谎,你要相信爸爸。”

    朱母在旁边一愣愣的,什么跟什么呀?

    于是伸手把那dna验证报告,拿来那么一看。

    她瞬间跟傅庭邦站在一起,抵制这报告是假的。

    “对对对,这是假的,宝贝女儿,你真是我们亲生的,我十月怀胎又辛辛苦苦生了你养大你,我能不知道吗?你可千万别信这个,一定假的!”

    傅云华十分不自然摸了摸鼻子,一家活宝,撒谎不脸红。

    也不揭穿,又递上一份dna化验报告。

    “我们要相信科学,挪,在看看这个。”

    看完这份儿,傅庭邦再也忍不住了,特别是看到上面化验对象的名字。

    “这是怎么回事儿?楚清清是谁?她她她怎么……”傅庭邦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说。

    上面报告母女关系99%,父女关系99%,这完全证明了母女父女关系了。

    “我的一个同学,长得跟妈妈不是很像,但更像爸爸。”傅云华耸耸肩,一下子坐在沙发上;“前段时间出去旅游,我不小心伤了腿,是妈妈送我去的医院,看到化验单血型,所以才知道了我不是你们亲生女儿。”

    “你们谈论的话我听到了,想给你们找到亲生女儿,恰好我有个同学,我能从她身上看到爸爸的影子,所以就试试dna,结果歪打正着。”

    傅父跟朱母听着女儿口中话,在看着各自手中的化验单,目瞪口呆的坐回沙发上,心情激动却又七上八下。

    想要说些什么,却奈与女儿一直不停,没给他们说话机会。

    “正好今天周末,学校也没事儿。我想趁这个机会,明天我就带着我那同学回来,另外你们也尽快接受这是事实,还有就是……我想过几天,下周末吧,去她老家,看看我亲生父母。”

    “好了,我先去睡觉了。”傅云华说完,不给他们说话机会,转身就要上楼。

    但朱母却难受了,特别是傅云华说要去看看亲生父母。

    能不难受?养了这么久,疼了这么久的孩子,要成为别家人的了?

    “宝宝啊,别走,听妈妈说,妈妈爱你呀!”朱母心里难受,拉住女儿手就红了眼。

    “妈妈,您别难受,我只是去看看亲生父母,但是在我心里,您才是我最爱的妈妈。况且,您跟爸爸对我真的很好,我无以回报,只能帮你们找到亲生女儿。”

    傅云华知道朱母心里难受什么,但事情总该有个章法不是?

    她越是这样说,估计傅父跟朱母心里就更难受。

    女儿太懂事,比起是不是亲生的,压根儿都不重要了。

    “哼,你别打哈哈,告诉你,什么亲生不亲生的,妈妈一点都不介意。”朱母吸着鼻子,嘟着嘴,活脱脱就是小女孩。

    “对,我跟你妈妈不介意。”傅庭邦也向着媳妇,认真点头。

    “行行行,我知道您不介意。但是妈妈爸爸,亲生女儿就在眼前,难道你们也不看看吗?这还是我眼中的那个伟大的爸爸,慈祥的妈妈吗?”

    “好了,明天我就会带人回来,你们好好准备一下。”傅云华笑着安抚,直到父母妥协,这才回去睡觉。

    知道傅云华的好意跟不介意,傅父跟朱母也就不推脱,让佣人好好打扫卫生,接待新女儿的到了。

    有些期待,又有些不知所措。

    傅云华无声的笑了,窝在被窝里想着明天该怎么邀请楚清清?

    都是彼此眼中钉,她能来,估计够呛吧?况且都已经快两月没说话了。

    然而她想多了,第二天一早,没等她请楚清清来的,自己打电话找上门了。

    原因就是道歉,为两个月前她在ktv的所作所为道歉,一切都是她的错。

    哎呀!正好了。

    傅云华爽快原谅她,邀约她来家里玩,还有意无意的透漏,罗凡也在。

    作为女主的楚清清,可不就眼巴巴的跑来了吗?

    之后,她作为被邀请来的人,被傅云华拽着,把傅家逛了个遍。

    不得不说,家真的很大!

    不是她这种平民百姓能够惦记的,她家虽然也住城市,但不到六十平米的单位分发的房子,只能够挤得下俩人,加她一个都嫌多。

    况且她父亲还喜欢养花花草草跟鸟,家里真就放不下别人了,哪能这样的来回逛。

    “阿姨,您家真大!”楚清清由衷赞叹,眼光左瞧右望的。

    “是吧?哈哈来,吃点水果解解渴,外面天儿太热。”

    朱母笑着打量她,似乎并没有之前盼望中的喜悦跟激动。

    “阿姨,你别忙了,我平常不怎么吃水果,又吃饭来的,都吃不下的。”

    还没吃呢,楚清清就开始矫情,而且有些紧张跟局促。

    傅云华无语也明白,楚清清只是没想到母亲这么客气。

    当然,归根结底还是父亲。

    原主以前总对外提起特别忙又特别严厉的父亲,很多同学都知道,包括楚清清。

    现在父亲就在旁边,她能不紧张局促。

    因为她知道,傅伯父是a市的市高官,比罗凡的市长父亲都高一个级呢!

    在这样的一个大人物面前,她能不提心吊胆的害怕吗?

    “你现在是孩子,跟我们云华又是同学,来了就应该大大方方的吃喝玩。太瘦了,应该多吃点,你瞧瞧我们云华,肉嘟嘟的多可爱。”

    旁边一直观察她的傅父开口了,只是心里摇摇头。

    比起云华素养,差远了。

    “啊,我,其实还好,云华也不胖,挺好的。”楚清清为云华辩解,一脸表情都是为朋友。

    其实她哪里知道傅父深意?

    还拿傅云华说事,简直了。

    父亲意思是说,你跟傅云华是同学,能带你来家里,证明关系不错。

    既然到这儿了,就应该大大方方的,该怎样就怎样,别那么拿捏着。

    也不要总想减肥,应该像个孩子,该吃吃该喝喝,可爱点才好。

    “爸爸,她可是第一次来我们家,况且她又不是我,您怎么能当着妈妈的面,话里话外批评自己亲生女儿呢?”

    傅云华无奈的看向傅父,对着傅父使眼色,特别‘亲生女儿’四个字上,加了重音。

    意思很明白,楚清清可是您亲生女儿,又是第一次来家里。

    从前在家跟自己这样说话也就算了,毕竟她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可楚清清不同啊。

    您这第一次见面就批评人家,以后还怎么相处相认呢?

    傅父是老狐狸,能不明白女儿意思?

    尴尬的咳嗽一声,沉着脸;“算了算了,我回书房,还有事处理,你们玩。”

    傅父明白,可楚清清不明白。

    看着脸色不好离开的傅父,楚清清还以为是傅云华吃傅父喜欢自己的醋意,这才导致傅父离开。

    楚清清脸色开始不好,心里也有气了。

    傅云华怎么能这样?傅父打心眼喜欢她怎么了?她就是父母眼中那个完美的别人家孩子怎么了?

    想到这,楚清清看向傅云华,有些皮笑肉不笑;“云华你别生气,伯父也不是故意怪你,其实都是我不好,那个我……”

    “你叫楚清清对吧?”

    楚清清话还未说完,就被朱母打断了。

    “啊是的伯母,我叫楚清清,是傅云华以前的同班同学。”楚清清一愣,看向朱母。

    朱母点点头;“听云华说起过,现在你应该是跟罗凡一级吧,听说还一个系。你在大学都能跳级,说明你很聪明。”

    “谢谢伯母夸奖,其实就是为了想早点接触社会早工作,所以才跳级,谈不上聪不聪明。”

    楚清清显得十分谦虚,想给朱母留下个好印象。

    可她这样谦虚的说,不仅好印象没有,反而让朱母心里不太满意。

    这孩子太过精明,云华跟她比起来就是一个小孩子。

    难怪前段时间,云华在家闹疼,死活想要跳级,还想跟罗凡一个系?

    好好的舞蹈系不念了,偏偏去什么计算机系?

    总以为她是跟同学要好,想着同学在父亲帮助下成功跳系,她也要去。

    现在看来,恐怕没那么简单。

    孩子学习能力好,是好事儿。

    在小中高跳级的她听过,就是为了能够未来上个好大学,早早的出人头地。

    可你有本事不能在小中高跳级,偏偏跑到大学跳级,这算哪门子事儿?

    她这在大学跳级的,朱母还真头一次听说。

    原因竟是为了早点接触社会工作?

    这说出去谁信?

    朱母疑惑了,别是这孩子知道自己身世,特意跑来这里吧?

    想到这,朱母便开始旁敲侧击。

    “听说你爸妈是b市人,a市又不是主要城市,怎么想到上这里,来上的高中跟大学呢?”

    “哦,那个我爸工作分配这里了,然后在我高中时候为了工作,方便照顾我,这才……”

    “哦,原来是全家搬过来,看来你跟我们云华真的很有缘。”朱母笑说的点点头,知道答案,也算是放心了。

    “嗯。”楚清清随意嗯了一声,没再说话,却更加局促了。

    傅云华笑了,咳嗽一声,假装疑惑的看向楚清清。

    “诶,我怎么在高中时候听你说,你是因为找亲生爸妈才来的a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