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网 > 快穿:玉女掌门人 > 第八章 青梅竹马 至死不渝8

第八章 青梅竹马 至死不渝8

吾读网 www.5du5.org,最快更新快穿:玉女掌门人 !

    “你就继续得意,还有好几个位面等着你,早晚有你不得意的时候。”

    小灵子那叫一个气,心里那叫一个窝火。

    你见过哪个位面穿越的女配,能将一个男主在一天内差点搞定?

    没错,就是曾经女扮男装两世外加50年的傅云华。

    被一个男人婆搞定,面子里子不要了?

    警局。

    不仅傅云华跟罗凡来了,就连哭着跑了的楚清清也来了。

    没办法,护花使者为了俩人大打出手进了警察局,她要是不来的话,岂不是对不起自己的护花使者?

    不过当她看到罗凡跟傅云华十指紧扣,手牵手,一脸幸福的来到警局时。

    她除了眼红,双拳紧握,指甲掐进掌心都不自知外,内心更是升起一道无名之火。

    是那种自认为自己心爱的玩具,却被人在眼皮底下夺走的怒火。

    她喜欢的男人,从高中就喜欢的男人,凭什么让给傅云华?

    凭什么牵着他的手,凭什么把温柔给了她?

    她一定让傅云华知难而退,一定让她知道,她楚清清心里的男人,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能抢的。

    女主光环开启的楚清清,再次想要计划设计傅云华。

    楚清清她忘了,之所以认识罗凡,还是因为傅云华关系。

    别人没看到楚清清满心满眼的恨意跟算计,但傅云华?

    一清二楚,甚至还有些……为她可怜。

    “这女主真可怜啊!”傅云华由衷感叹。

    “那还不是被你耍的团团转,包括男主。”小灵子无语,耍了人家还说人可怜?

    傅云华无奈表示,她也没办法,任务就是这样,她能有什么办法?

    如果楚清清不再来找晦气,她都想好了接下来一切该怎么做,能尽快按照原主任务完成一切。

    虽然傅云华是女配,可你一个女主靠着设计女配抢男主,算什么本事?

    有本事你对付男主去啊!

    “罗凡,云华你们也来了?”

    楚清清率先出声,转过身对俩人打招呼。

    虽然傅云华也一样跟在罗凡身后,娇小的身子被遮掩的严严实实。但这次的楚清清学聪明了。

    “嗯,里面什么情况?”罗凡点点头,倒是没多想其中弯弯道道的,直接拿眼神看向里面。

    “就是刚才我跟云华的事儿,让王志强跟刘邢大打出手,砸了很多东西,店家报警了所以才变成现在这样,不过等会儿不用云华出面去警察那说清楚,我会澄清一切的。都这么晚了,云华妈妈肯定担心,你快带她回去吧。我爸妈不在a市,她们不知道我这么晚了还出去玩,肯定也就不担心。就怕你们往心里去,其实我心里很过意不去……我当时……”

    楚清清有些尴尬的解说他跟傅云华走后的一切,说到最后假装不好意思说下去。

    自然都不是傻子,明白她意思。

    不过傅云华不做声,继续等她没说完的话。

    “云华对不起,罗凡对不起,都是我惹来的麻烦。”楚清清可怜兮兮道歉。

    傅云华继续不做声,在等罗凡开口。

    见傅云华不做声,罗凡就先开了口。

    “行了你也别愧疚,先回去吧,我跟这里局长还算熟,一会儿我去说说。他们也就是打个架,一定会安全出来的。”

    罗凡安慰了一下楚清清,就拉着傅云华手去打电话了。

    楚清清神呼出一口气,今天这事儿听似罗凡让她别愧疚,实际上明着告诉她,她做错的事儿别愧疚。

    完全整颗心都偏向傅云华了!

    不行,她一定得有所动向,再这样下去,傅云华岂非真要跟罗凡在一起?

    而她什么也捞不着?

    不,不可以,她不会让傅云华好过,不!

    楚清清走了,罗凡先是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得到同意,然后又给局长去了电话。

    一听是罗凡来了,再加上罗市长亲自打来的电话,局长觉都不睡了,立刻赶来。

    “张伯伯,我同学们怎么样了?现在能放出来吗?他们就是闹点脾气打架,店家那砸坏的东西,出去后我一定让他们俩赔偿。”

    看着风尘仆仆赶来的局长,罗凡先开了口。

    “没事没事,都是小事,我这就跟他们说一下,放人。”

    张局都出面了,人自然也放了。

    亲自送罗凡出来时候,张局还特意叮嘱罗凡。

    “这样小事,以后不用刻意告诉你父亲,直接找我就行,你们现在年轻人我都懂,过来人。”

    他笑呵呵说完看向傅云华,道;“你爸爸最近怎么样?有空常来家里玩,家里没孩子,你阿姨可惦记你们这些小孩子呢。”

    “这次多谢张叔叔出面,还是得感谢您。至于我爸那儿,他也就那样吧,天天忙得不着家。有一次还提起您了呢!”

    原本张局随口一问,套个近乎,并没想问出点什么实际情况来,却见傅云华皱着眉头,在想他父亲提起自己的一次事儿。

    眼睛一亮,立刻笑问;“书记还提起我了?哦?我倒是想听听什么事儿。”

    “嗯……我就是隐约听到的,父亲说您治安有一手,还说什么副市长之前不是被外调了嘛,什么找不到好的人手,就找个差不多的顶上什么,哎呀乱七八糟,我也不知道了。”

    “书记真这么说的?张局眼睛更亮了,盯着傅云华恨不能盯出花儿来。”

    他是老刑警出身,看人很准。

    特别是看傅云华这样的小丫头,那就更准了。

    见傅云华迷迷糊糊的点头,似乎在想自己刚才说过的话,有没有错的地方,他就肯定这事儿不假。

    今晚出来这一趟,值了!

    “张叔叔,我们先回去了,不然云华妈妈该担心了。”恐怕傅云华被吓到,罗凡适时出声。

    “好好好,你们有空去家里坐啊,你们阿姨真惦记你们!”张局笑着点头,看到俩人牵着的手,很是感慨。

    自己到现在都没孩子,可人家孩子都谈恋爱了。

    “好的张叔叔,一定去,到时候可别嫌麻烦。”傅云华笑着打趣,然后在张局的目光下,跟罗凡上了车,启动回家。

    车上。

    “我怎么没听我爸说过那些事儿?”罗凡皱眉,问傅云华。

    听到罗凡问话,傅云华一愣,迷糊;“嗯?”玩脱了一天,她现在实在犯困。

    “副市长外调后找任职的事儿,这事儿我爸是应该知道的,但是没听说啊?”

    官场上的事儿,罗凡在家总会被潜移默化的教育,所以罗伯伯官场上的事儿,都会跟儿子说。

    但是,傅云华撇撇嘴,打了个哈希后嘟嘴;“我刚才都是胡说的。”

    “胡说?这你都能胡说?”罗凡无语,差点急刹车。

    但是在看到犯困的她,他有小心翼翼,平稳开着车,嘴上也没闲着。

    “以后这事儿千万不能在胡说,免得给傅伯伯带来麻烦,知道吗?万一这事儿让有心人听了……”

    罗凡开始喋喋不休教育。

    傅云华则是内心无奈,以前原主从不管父亲官场事儿,所以并不知道其中道道。

    但穿来的傅云华不同,曾经的他为傅氏,没少跟官场上的人打交道,都是些年代久远的老狐狸了,一点小事儿无伤大雅不会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况且,以后的副市长,一定是那姓张的,毕竟剧情中原主后来给母亲下毒的时候,张局出面过,还想替她掩盖一些罪行。

    但是他却被父亲告知,他即将参选副局长一职,必须公事公办,否则会对他未来带来污点,前途希望也会少一点。

    父亲是十分看重那个张局的,自然是想让他来当那个副市长候选人,成功上位。

    那张局后来没给父亲掉链子,上位了。

    毕竟楚清清跟罗凡结婚时候,那张局已经已副市长名义参加婚礼。

    后来,她被张局扣押,关进小黑屋盘问,直到母亲醒来,又逼着父亲把她弄出来。

    别人不知道,但是她自己明白着呢。

    终于在罗凡喋喋不休的情况下到了家,傅云华哼唧哼唧下了车,眼神都没给一个回了家。

    回了家的傅云华无所事事,以每日调戏罗凡中暑假过完了,跟罗凡好感度也依旧是那样,不上不下。

    表面上无所事事,调戏罗凡过完这俩月。

    可这俩月对她而言,设下的事儿很多,就等着酝酿爆发,让罗凡跟她之间来个大爆发,把原主任务成功完成。

    这天又是周末,傅云华跟罗凡在外玩到很晚才回家。

    刚到家。

    “宝贝儿女儿回来了,来来来,吃点木瓜!”

    “这么晚才回来,成何体统?我去睡了,明天还有会。”

    “别管你爸,就是别扭你晚回来,一直等你到现在,来吃瓜。”

    朱母递上果盘,笑着打趣傅父。

    “谢谢妈,爸你先等会儿,我有话说。”

    傅云华拿过木瓜开始吃,边吃边看向父亲。

    傅云华明白,父亲跟母亲一直等她的原因。

    傅庭邦今天早早回来了,却没见到宝贝女儿,吃完饭后肯定就坐立不安。

    特别听说还是跟着罗家那小子一起出去,就更不安了。

    他女儿一直追那小子,万一那小子开窍了对他女儿不利怎么办?

    所以,傅云华都明白。

    现在却拿着报纸煞有其事的再看,实际上也是担心女儿久久未归,有些担心。

    直到女儿回来,假装训斥一下,放下报纸就准备去睡觉。

    母亲没睡觉,而是一直等着她回来,那是因为朱母知道,她女儿虽然一直粘着罗家那个,但是自持率却是很高的。

    从来不在外过夜,是个特别乖的好孩子。

    不过朱母不知的是,曾经原主之所以不在外过夜,那是因为她嫌脏不说,还认床。

    就算罗凡那床,原主也未必喜欢。

    妥妥的官家大小姐派头,能在外过夜?那就有鬼了。

    按照剧情,现在的原主已经知道父母在对外找亲身女儿,只是一直瞒着她。

    但是碍于事情也要有个了解,所以,现在的傅云华要跟父母摊牌。

    “你能有什么事儿?”傅庭邦嘴上这么说,但身子却很听话的又坐下来。

    在想是不是她跟罗凡之间遇到困难,需要父亲出面帮助。

    “你们寻找亲生女儿的事儿。”傅云华继续吃着木瓜,嘴里含糊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