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网 > 快穿:玉女掌门人 > 第二章 青梅竹马 至死不渝2

第二章 青梅竹马 至死不渝2

吾读网 www.5du5.org,最快更新快穿:玉女掌门人 !

    原主就是个傻吊,完全不知道这都是那女主搞的鬼。

    女主想进傅家,过上官家千金小姐的生活,好跟青梅竹马的男主搞到一起,可偏偏原主她妈不同意。

    作为老婆奴的傅庭邦,那肯定也就不同意了。

    女主想要解决这个妈,正走投无路想办法呢,原主蹦出来了,还带来那么好的一个法子。

    嗯,没错,最后楚清清没毁了,反倒是毁了对她好了二十年的妈。

    原主父亲傅庭邦那个气呀!恨不得把这不孝女大卸八块儿,但是挨不住朱母的袒护,也算不了了之。

    傅庭邦?诶诶诶?跟傅云华现世父亲名字一模一样。

    不过虽然洗胃成功,但傅朱氏因为毒素伤了胃,从那以后落下了胃疼的毛病,不到几年胃癌去世了。

    她一死不要紧,傅云华就直接成为众矢之的,没人在护着她,连她真正的亲爹亲妈都不要,成为人人唾弃喊打喊杀的对象。

    男主女主因为她这颗老鼠屎一而再的搅合,得到爱情升华,准备步入礼堂。

    你以为这样的傅云华就能安稳下来了?

    错,大错特错。

    她没有安稳,而且十分的阴毒。

    用一种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烂法子,秉着她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的想法,想把罗凡跟楚清清一网打尽。

    婚礼上她出现了,假装认错,依旧是下毒!

    这毒比以前的更猛烈,鹤顶红,哎哟还学古人?

    找人好说歹说出卖身体搞到的,连她那杯都有。

    她以为自己先喝了就能证明酒中没毒?简直就是傻d!

    她是先喝了,可人家楚清清怀孕了,压根儿不能喝酒,甭管她怎么劝。

    罗凡原本想要替酒,结果她心眼直啊,非得让楚清清喝,一拖再拖自己倒是先毒发身亡了。

    死了都没人葬!

    完美结局。

    那么好的身世,那么好的亲情牌。

    到了原主那里全打成稀巴烂!

    “完美!”

    绝壁完美!

    接受完所有消息,傅云华大拇哥赞叹一声又问:“任务是什么?”

    “原主任务很简单,让青梅竹马爱上自己,至死不渝。还有就是不在让疼爱她的母亲受到一丝伤害,让亲爹亲妈也认她这个女儿。”

    “就这?”傅云华表示,简单。

    不错,总算知道自己下毒对待母亲是错的,以为原主是朽木,只知道情情爱爱卿卿我我,看来也是有那么一丢丢良知存在的。

    咚咚咚!

    规律有序的敲门声响起,听到这声音,傅云华不用x透视看都知道,来人不是男主罗凡。

    打开门,外面服务员笑着递上手中包装袋。

    “傅小姐,您的衣服。”

    “谢谢。”

    绅士般的感谢完,刚准备关门,忽然门被外界力量朝着自己推来,傅云华被力度推着往后挪了几步。

    一位五官清秀,看着十分耀眼又阳光的男孩子,立刻出现在她面前,有些风尘仆仆。

    他先是一副很特不成钢的表情瞪了一眼傅云华,最后直接推门而入。

    傅云华也不说话,摸了摸鼻子任由他进去。

    没办法,人家是男主,里面床上坐的是女主。

    而她只是个女配,还是电视剧里演的贼招人恨的那种。

    连她看了这些剧情都想捏死自己,更何况别人。

    “清清,她没把你怎么样吧?打你没有?有没有事儿吧?”罗凡半跪着身子,抬头有些担心的看着楚清清。

    看着一脸苍白的楚清清,罗凡心里有些难受,他知道今天一切都是傅云华嫉妒他很想替傅云华道歉,却又不知以什么身份,什么话来开口。

    他来的路上想了很多,也思虑了很多,更臆想出很多场景很多画面,唯独没想到会是这种。

    似乎看上去还挺和谐。

    “没。”楚清清摇摇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她能说什么?

    说傅云华找人**她,然后又良心发现,踢开门救了她?

    那她设计好的一切不都白费了?此时还不是说的时候,难保不准会被傅云华刁难发咬一口。

    楚清清摇头说了一个字,房间气氛瞬间变成尴尬指数为负数。

    傅云华倒是不觉得尴尬,淡定的走上前去,把衣服放在床边;“衣服给你放这了。”

    说完正眼都没瞧一下罗凡,转身就要走。

    “谁让你走的?”罗凡从进来到现在,第一次腔调变了。

    连带着傅云华手上的小表咋,都跟着滴滴了一声。

    靠!傅云华挥了挥手左手。

    #触电的那种感觉#还是double kill!

    “不然留下来干嘛?看你们秀恩爱吗?”傅云华直接进入较色,嘟嘴摊摊手;“那还不如把空间留给你们,我这第三人在场,你们也不好发挥彼此之间的爱意嘛。”

    说完不给罗凡开口机会,扬长而去。

    罗凡一愣,从未见过如此急眼吝啬的她,似乎还带着一丝撒娇意味,倒是有些奇怪。

    在回味想着刚才傅云华说的话,竟然差点被气笑。

    他还没说什么呢,她倒是好,乱说一通。

    什么爱意?

    什么第三人?

    难道她不清楚,她跟自己的关系吗?

    想到刚才楚清清说傅云华没有打她欺负她,罗凡也没纠结更没多问,只是简单询问几句能不能自己走,确定她自己能行后,就急忙带着她离开了。

    傅云华离开后转悠一圈,看了看这个位面的世界,发现还没她原来世界好呢,这才失去兴致,慢悠悠开着甲壳虫一样的小跑车回了家。

    刚到家,刚进门,就听客厅内传来朱母声音。

    “是不是我宝贝女儿回来了?”

    “嗯,是我妈妈。”

    傅云华笑着回,第一次被人称作宝贝女儿,莫名有些不适应跟激动。

    “快来快来,你罗伯伯跟罗伯母,还有罗凡来看你了!”

    朱母说到罗凡俩字,特意加了重音。

    “知道了。”

    哪怕知道母亲语气催促以及重音的意思,她也不急,悠哉悠哉的走了进去。

    对着罗伯伯跟罗伯母问了好,也不看罗凡,就对朱母撒娇。

    “妈妈,我今天有点累了,想休息。”说完一溜烟的上了楼。

    “嘿这孩子,改性了?以前见了罗凡就跟虎皮膏药一样黏上来。”

    朱母笑着打趣,实则为自己孩子有些不礼貌开脱。

    罗母则是笑着也为云华开脱,“孩子大了,见了未来的未婚夫,难免有点害羞。”

    离去的傅云华听到罗母的话,不由得冷笑,什么未婚夫,八字还没一撇呢。

    要不是原主喜欢这男孩儿,要替原主完成任务。

    以傅云华性格,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

    谈个小清新的恋爱还可以,真当老公,那还不得天天哄孩子?

    罗凡眉头微皱,看向上楼不见得那个身影,似乎对自己母亲所说的话也不在意。

    青梅竹马从小到长大,若非遇到特别合适的,他也是把傅云华当未婚妻看待的。

    只是,她还是自己从小就认识的那个她吗?

    掩下心中疑惑,罗凡站起身,十分有理打招呼。

    “妈,朱伯母,我上去看看她。”

    “去吧去吧,看来不止她一个人改性啊?”朱母一愣,又是笑着打趣催促。

    上了楼的傅云华,压根儿不知道某货不自知正烦他呢就跟上来了。

    一下子将自己身子失重,丢在软软的公主床上,打量四围。

    边看边砸吧嘴。

    “这就是女孩子的房间啊?也就那样吧。还没有我以前的房间来的干净利索的呢!”

    “你今天怎么神神叨叨的?”

    本以为没人回她话,却忽然凭空出来一个人的声音,把傅云华小心脏吓得一突突。

    “走路不出声,幽灵啊?”

    她嘟了嘟嘴,哼唧一声,白了他一眼不在看他。

    真真正正做了一次女儿身,想着傲娇的撒娇不适合她,可真当她傲娇的撒娇时才知道,毫无半点违和感。

    表面撒娇心里却纳闷,他怎么来了?为楚清清出头?

    按照剧情,应该是她反过来去找他解释一通,不过碍于她穿过来了,把事情有所改变。

    所以接下来的发展也有所改变咯?

    “要不要提前结束这段旅程呢……”

    “你以为他是小男孩儿?还想提前结束这段旅程?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小灵子不适宜的出声,特别是旅程俩字加了重音,打断傅云华想法。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能提前完成这段旅程?一个小孩子我都拿不下,岂不丢了女扮男装五十年,看透世间男男女女的身份?等着,今晚就让他有所改变。”

    傅云华内心贼兮兮笑着,很有把握。

    “你个鬼精灵,今天欺负楚清清还不够,还想怎样?”

    罗凡笑着走上前,看着有些发呆的傅云华,不知怎么了,好像自然的就把手伸了出来。

    用掌心按住她的脑袋,拨弄了一下她头顶的长发。

    就像是摸小狗头一样,也就是所谓的狗头摸。

    “起开!发型都乱了,头不能断血不能流发型更不能丢你造吗?”

    傅云华嘟着嘴,一巴掌将他手打开,继续白眼。

    想着该怎么对付大学时期,青春正茂的男孩子?

    “哈哈,你个鬼精灵,总是你有理,特别是歪理,小时候说话就一套一套!现在更是一套套的。”

    罗凡并没有恼怒,反而对今天的傅云华多看了几眼,仿佛又回到了曾经年少时期。

    “哼,那怎么没把你套住啊?”

    傅云华嘴里嘟哝,心里有些不削的翻白眼,因为她抓住了这个男人的致命弱点。

    想到自己曾经当过男人,也领略见识了各种各样的男人。

    更知道男人好那一口不好那一口,所以男人对于她来讲,那简直不要太好搞定了。

    特别是罗凡,单纯无邪的年纪。

    小白白,更好搞啦!

    “你说什么?”

    罗凡没听见傅云华的嘟哝,好奇的凑近脑袋。